3位身家超百億元 胡潤榜背后的白酒江湖

首頁 > B2B > > 正文

日期:2019-10-21 15:36:24    來源:中國經營報    

萬億元市場容量的白酒行業,造就了多位百億身家的酒企老板。而在財富榜單排名不斷切換的背后,白酒行業的發展邏輯也趨于明晰。

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注意到,最新公布的胡潤百富榜白酒行業上榜企業家名單中,有3位身家超百億元,布局新零售的企業家數據搶眼。而以區域白酒品牌為主業的企業家,身家則出現縮水。

“鑒于大多數白酒生產企業為國有企業,上述榜單并不能體現當下白酒行業全貌。但以此數據也可大致窺得我國酒水行業的發展脈搏。”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。

酒業流通變革

“對于酒類流通商而言,盡快完善自身產品結構,實現管理技術的信息化改造,加強與強勢酒企的市場基礎信息化布局,開發創新型產品是未來重要的發展機遇。”

最新的2019年胡潤百富榜單顯示,15家白酒企業上榜。華澤集團董事長吳向東、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以及勁牌董事長吳少勛的身家均超百億元(分別為165億、135億和110億),且三位企業家身家漲幅巨大(分別為94%、59%和29%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壹玖壹玖酒類平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1919”,股票代碼:830993)董事長楊陵江以30億元的身家首次登榜。而酒仙網董事長郝鴻峰在2016年曾登上榜單。

“吳向東、楊陵江以及郝鴻峰三人都出現在這個榜單上,印證了中國白酒流通領域蘊含的市場潛力。”中國酒類流通協會會長王新國告訴記者。

國金證券研報顯示,我國酒類流通行業規模2017年為1.27萬億,未來在1.1萬億元~1.2萬億元,進入成熟穩定期。而電商渠道滲透率偏低,在O2O深化后仍有提升空間。

吳向東持有的華致酒行(300755.SZ),楊陵江持有的1919以及郝鴻峰掌舵的酒仙網,都是白酒流通領域在新零售方面的佼佼者。公開信息顯示,華致酒行今年1月登陸A股;1919為新三板企業,在2018年獲阿里巴巴融資;酒仙網則已經從新三板摘牌,未來謀劃IPO。

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這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中國白酒流通渠道的變革。在禁止三公消費后,白酒團購渠道萎縮,擁有大量零售網點的連鎖酒業形成渠道品牌效應。而互聯網的崛起又改變了整個生態,白酒銷售渠道逐漸扁平化,酒類垂直電商崛起,且酒企自建電商平臺,傳統白酒經銷商受到沖擊。

在探索酒水新零售的過程中,上述酒企走在前列。華致酒行在2019年前三季度凈利潤接近3億元。在上半年,其營收接近20億元。1919上半年營收為24.47億元。

不過,與白酒生產企業不同的是,白酒流通領域并無巨無霸企業出現,百億門檻始終無人打破。

在王新國看來,流通領域是白酒行業重要的組成部分,伴隨著整體渠道升級以及環境的改變,未來幾年會有幾家企業突破百億元營收。

國金證券上述研報提到,2017年酒類電商行業規模840億元,滲透率6.62%,預計未來規模達到千億元以上,滲透率8%~9%。“國內經銷商目前格局仍然分散,在國內電子商務發達的條件下,可以產生超大型的O2O垂直電商。”該研報提道。

“未來酒類將不再有線上線下之分,融合是趨勢,所以新零售會逐漸取代傳統經銷體系成為主流。對于酒類流通商而言,盡快完善自身產品結構,實現管理技術的信息化改造,加強與強勢酒企的市場基礎信息化布局,開發創新型產品是未來重要的發展機遇。”白酒專家蔡學飛表示。

盡管多位入圍榜單的白酒企業,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刻意保持低調,并未就榜單排名等相關問題作出回復,但在一輪輪的變化中,其個人財富不斷上漲已成不爭的事實。

區域酒企的突圍戰

白酒行業分化日益明顯,區域白酒的處境愈發艱難。上述區域酒企領導人的個人財務狀況也客觀反映了這一事實。

區域酒企的生存現狀,在榜單中亦有體現。記者注意到,區域酒企青青稞酒董事長李銀會的身家在這幾年縮水較為明顯。最新的榜單顯示,他的個人財富為40億元,與去年持平。而在2015年,他的個人財富值為80億元。

這與其背后的主業經營情況大致相符。在多數上市酒企一片大好的情況下,青青稞酒的業績顯得比較掙扎。最新公告顯示,該公司前三季度凈利潤預計下滑60%至70%。該公司承認“對消費者消費趨勢把握不到位”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此外,稻花香酒業董事長蔡宏柱身家縮水4%,迎駕貢酒董事長倪永培身家增長7%。這較汪俊林以及吳少勛的身家增長速度(分別為135%和110%)遜色不少。

在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看來,白酒行業分化日益明顯,區域白酒的處境愈發艱難。上述區域酒企領導人的個人財務狀況也客觀反映了這一事實。

與此同時,控股宋河酒業、河南省老子酒業、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茅渡酒業等多家酒企的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,已經從胡潤榜單中消失。隨著其主業輔仁藥業出現暴雷,業內也傳出宋河酒業遭遇大股東抽血、自身停產的聲音。

記者注意到,此前斥資布局地方酒企的業外資本退出趨勢明顯。10月15日,天音控股發布公告稱,轉讓旗下白酒資產江西章貢酒業95%的股權。在此之前,天音控股已經布局酒水業務超20年。另外,維維股份選擇剝離枝江酒業和貴州醇,聯想將旗下酒水資產打包出售給老白干酒,海航集團賣掉貴州懷酒60%股權。

朱丹蓬表示,資本追求短平快,業外資本進入酒水行業的初衷是垂涎酒水充沛的現金流,如果這個訴求不能得到滿足,選擇退出就很正常了。

“借助業務資本,酒企能夠快速實現擴張以及品牌影響力的提升,同時規范化運營有利于企業綜合競爭力的提高,但是在此過程中,要激勵避免出于資本投機目的的控股行為。另外由于現金流充裕,要避免企業成為資本的炒作工具,甚至是提款機,這對于一些歷史悠久的地方名酒尤其重要。”蔡學飛表示。

不同的是,全國性酒企以及泛區域龍頭酒企在這一輪競爭中收獲頗豐。汪俊林以及吳少勛個人財富增速明顯。尤其是汪俊林,其掌控的郎酒集團有望在2020年登陸資本市場,屆時其個人資產會進一步提升且排名靠前。而茅五洋、汾酒、古井貢等企業在近兩年業績均呈現較快增長。不過,上述企業多為國有企業,胡潤榜單并無體現。

經濟學家宋清輝告訴記者,胡潤百富榜單并不能完整呈現當下白酒江湖的全貌。不過隨著名單人員的變化,也能窺得當下白酒行業的發展趨勢。

“對于區域白酒來說,擺在面前有兩條路。一個是持續全國化布局,做高產品結構,實現企業的全國品牌影響力;另一個就是尋找差異化路徑,借助新零售、白酒酒莊等模式開辟新賽道,從消費者層面開展新一輪的品牌與品類教育。”蔡學飛說。

財富榜單排名不斷切換的背后,白酒行業的發展邏輯也趨于明晰。(記者蔣政)

下一篇:居然之家357億借殼獲批后股價詭異 業內:有人操縱股價?
上一篇:帝科股份闖關IPO 帝科股份與供應商“隱秘”交易

 
日本字幕有码中文字幕